斯諾登 網絡截圖
  美國“棱鏡門”爆料者愛德華·斯諾登1月23日在線答問時說,他不能返回美國,因為“沒有機會得到公正審判”,他同時敦促美國加強對舉報者的保護。
  正在俄羅斯臨時避難的斯諾登23日在“解放斯諾登”網站回答網友提問。
  就何時返回美國的提問,斯諾登說:“我(在美國)所受起訴依據的百年老法,不會被用來保護一名為公共利益工作的人……這是最令人沮喪的事情,因為這意味著沒有公正審判的機會,我也沒法回家,把我的案子交給陪審團。”
  ■問答摘錄
  怎麼看奧巴馬的泄密者保護法案?
  斯諾登:該法案漏洞多,保護措施弱,且不為國家安全領域承包商提供保護。假如我向國會揭露這項監控項目,那麼他們就會以重罪對我提起訴訟。儘管這樣,我還是試圖把NSA(美國國安局)的那些監控項目講給身邊人聽,他們都表示震驚,可誰都不敢冒險曝光。顯然該法案需要進行廣泛改革,奧巴馬似乎也很同意這一點。
  在什麼條件下你才會考慮回國?
  斯諾登:回美國,對美國政府、公眾和我自己來說都是最好方案。但很不幸,現在美國告密者保護法並不能保護我這樣的安全承包商雇員。
  這部一百年曆史的法律條文並不打算保護那些為公共利益努力的人。這是讓人沮喪的,同時意味著我得不到公平的審判,這也切斷了我回美國的希望。也許等到美國國會改革了告密者保護法後,屆時所有美國人,無論從事何種工作,都能獲得公平審判。
  厄瓜多爾領事因為你失業,怎麼看?
  斯諾登:他是個超級勇敢的人,他盡一切可能幫助了我這個素未謀面的人,維護了我的權利。他本可以置身事外,但他做了他認為正確的事情。這種面對困難也要貫徹內心責任的精神,是我們這個世界所缺少的。
  國際社會該怎樣應對監聽活動?
  斯諾登:首先國際社會應該展開合作,達成一些國際規範對監聽等間諜行為進行限制,像醫院和發電站等重要的生活設施不應該成為攻擊對象,這必須成為國際共識。
  情報機構對你發出威脅,害怕嗎?
  斯諾登:我很擔憂,但原因不像你想的那樣。這種趨勢表明,美國官員開始習慣權威示人,公然向記者暗示憲法第五修正案(目的是防止政府權力濫用)過時了,而他們之前還要我們相信他們會遵守憲法。事實上,我感覺到有對生命進行直接威脅的因素,但我不懼怕,因為做正確的事意味著不後悔。
  監聽讓我們覺得不安全,同意嗎?
  斯諾登:我覺得國安局和中情局的特工都是好的,他們在做該做的事,你應該註意的是那些不負責任、授權監控的高級官員,是這些人違憲帶來了麻煩。現在總統也都覺得監控項目走得太遠了。
  綜合新華社、《北京晚報》  (原標題:斯諾登在線答全球網民提問:拒返美國是因難得公正審判)
創作者介紹

ii33iiggz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